手機網
微信

每月花五六百元 每天換漂亮衣服 看上去很美的租衣服務國內不好做

2019年11月12日 8:55來源:每日商報

  最近,快時尚品牌H&M在其位于瑞典斯德哥爾摩總部的旗艦店推出了服裝租賃服務;GAP旗下品牌Banana Republic,也在今年9月推出了一項女裝租賃服務;再早些時候,美國青少年服飾集團URBN進軍租衣市場。國外多家快時尚品牌陸續推出服裝租賃服務的同時,國內各家服裝租賃平臺卻進入了瓶頸期。作為共享經濟的一種,以共享衣櫥的名義上線的租衣服務平臺,能否破除“共享死亡魔咒”?

  快時尚品牌扎堆試水租衣

  租買聯合或成全球大勢

  此次H&M推出的服裝租賃服務,目前在國內尚未試點。服裝主要是H&M高端系列,包括Conscious Exclusive可持續系列以及部分2019秋冬季新品。H&M官網顯示,這個系列的服裝價格在幾百元到上千元不等。記者了解到,H&M的會員一次最多可以租3件衣服,租期為一周,每件衣服的租賃價格約為350瑞典克朗(約合255元人民幣)。

  另一個快時尚巨頭GAP旗下的品牌Banana Republic,今年9月推出了一項女裝租賃服務——Style Passport,服裝單價在100美元左右,用戶的月租賃費用為85美元(約合600元人民幣),一次可租3件衣服,并享受免費送貨、換貨和洗衣等服務。

  再往前追溯,今年7月,美國青少年服飾集團URBN旗下租賃服務網站Nuuly上線,租賃費用為每個月88美元(約合616元人民幣)。

  據業內人士分析,這些快時尚品牌扎堆上線租衣服務,一方面是展現自身對環保這個議題的關注,比如H&M此前就采取了發布Conscious Exclusive可持續系列、使用更多環保面料、開啟門店回收衣物計劃等策略,把環保作為塑造品牌形象的重要部分。長遠來看,租衣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減少浪費,對環境保護有積極意義。另一方面,租衣也是減少庫存、推動銷售的一種手段,消費者如果租到自己特別滿意的衣服,就很有可能轉化為購買。

  一邊是品牌開始試水租衣,另一邊則是租衣平臺開始向傳統零售靠攏,服裝零售業呈現出租買聯合的大趨勢。今年8月,美國服裝租賃平臺LE TOTE(托特衣箱)成功收購已近200歲、年成交量是自己10倍之多的百年連鎖百貨公司Lord &Taylor,增加數以百萬計的庫存單品選擇。

  LE TOTE中國董事會主席兼CEO鄧敬來表示,服裝租賃服務正在以更迅猛的速度進入到主流的消費領域,美國已有10多家著名服裝品牌攜手租賃平臺推出租賃服務,涵蓋從高端、中端到快時尚市場。“租買聯合的方式真正為服裝零售業帶來了消費升級,消費者可以用租賃方式獲得她或他喜歡的衣服,這也促使消費者可以集中購買真正值得購買的衣服。”他說。

  國內服裝租賃平臺經歷洗牌

  客戶投訴增多 盈利壓力不小

  共享衣櫥在國內的興起在2014年前后。當時共享經濟正處在鼎盛時期,資本競相涌入各類共享模式,自然也沒有忽略“穿”這個巨大的市場。但如今共享經濟的風口褪去,共享衣櫥經歷洗牌后,僅剩下衣二三、女神派、托特衣箱等幾家頭部平臺。

  國內這幾家服裝租賃平臺基本采用訂閱制,會員期內可無限換穿,收到新衣箱的同時須把舊衣箱歸還。如成為衣二三的會員包月租金為499元,每次可以訂閱一個衣箱,每個衣箱有3個衣位;女神派一個月的會員費為488元,每次可訂閱3件衣服加一件配飾。托特衣箱的模式略有差別,每個月限定2個衣箱,每個衣箱可選6件衣服加4件配飾,包月價格為599元。

  體驗過各家平臺的90后女孩靜靜告訴記者,因為自己愛美,總覺得自己的衣服不夠多、不夠漂亮,共享衣櫥能用相對低的成本滿足新鮮感;每次收到的衣箱包裝非常精美,會配套衣架和衣袋,衣物總體比較整潔,明顯經過熨燙。不過她也提到,幾個平臺雖然都聲稱自己有“百萬件美衣”可供挑選,但她看上的大牌熱款,往往都在缺貨狀態,只能退而求其次。

  越來越多像靜靜這樣的愛美女孩,成為服裝租賃平臺的用戶。截至今年6月,衣二三的注冊用戶數已近2000萬,平均每周下單一次。但隨之而來的負面評價也越來越多。

  自去年10月,就有用戶反映稱,衣二三在未提前告知的情況下,單方面修改租衣規則和會員協議內容;快遞的更換導致物流時間增加,8折租衣、雙倍積分等會員特權不復存在等等。今年7月開始,女神派的客訴也在增加,寄回衣箱的運費要自理、發貨速度慢、退款拿不到……可見,積累原始用戶的階段已經過去,各大平臺不得不通過減少用戶權益、降低運營成本,直面燒錢背后的盈利壓力。

  杭州一位創業者藍耀棟,曾于2017年7月開始運營一家奢侈品包包租賃平臺“有喵”, 用戶可以租到各種款式的大牌女包,還能把自己的閑置包包寄租給平臺獲得收益。但到今年1月,他不得不決定暫停平臺的相關業務,原因是用戶增長慢,未達到盈利目標,新一輪融資也未完成。

  他向記者透露,國內市場的服裝租賃需求不足,大多數消費者更習慣買而不是租,平臺訂單規模無法擴大,運營成本高居不下。“租賃的履約流程也比買賣更重,每單的租賃履約成本在30元左右,含洗護、包裝、倉儲、風控等;如果包括獲客、快遞,每單履約成本會超過50元。”他提到,租賃的毛利比買賣低得多,使得平臺實現規模盈利的挑戰大。

  阿里深度布局服裝租賃行業

  消費市場仍需耐心培育

  在國外,服裝租賃賽道其實已經長成了一家獨角獸企業——Rent the Runway。它成立于2009年,以出租用于特殊場合如聚會、婚禮等的禮服起家,三年前開始轉型增加日常服裝租賃服務。今年3月,完成了新一輪2000萬美元融資,估值近8億美金,投資方藍池資本是由馬云以及阿里巴巴的核心創始人蔡崇信等聯合設立的家族財富基金。

  馬云與阿里在共享衣櫥領域早有布局。繼2017年9月參與領投衣二三的C輪5000萬美元融資后,去年9月,阿里追加了衣二三的新一輪戰略融資;去年10月,女神派也獲得了螞蟻金服3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可以說,如今阿里的觸角幾乎完整覆蓋了國內外服裝租賃行業的頭部企業。

  據衣二三創始人劉夢媛透露,阿里投資共享衣櫥主要是為了完善旗下“閑魚”所代表的閑置經濟生態。目前,衣二三已入駐閑魚、淘寶、支付寶等阿里旗下多個流量入口,向用戶提供服裝租賃服務,還建立了閑魚優品店,進行二手服飾的售賣。記者了解到,用戶在衣二三平臺除了租賃外,也可根據試穿喜好直接購買,購買價格根據衣物周轉次數浮動。

  對于共享衣櫥模式未來的走向,藍耀棟認為,服裝租賃市場仍然需要耐心培育,短期內看不到需求強勢增長的可能。相比之下,先租后買的需求,會比常服租賃的需求高一些,這也是現階段這個賽道上的大多數平臺都選擇租買結合的原因。

  華映資本高級投資經理張倩鋆此前接觸過衣二三、女神派、哆啦衣夢、輕衣櫥、美麗租、摩卡盒子等多家服裝租賃公司。她談到,這個行業對于團隊的運營要求極高,整個鏈條會涉及選款、物流、清潔、磨損處理等,一旦運營出現問題,用戶便難以留存。“可能在整個消費市場中,租衣的規模不會發展得特別大。”最終,她和公司沒有選擇投這類項目。

作者:記者 茹雪雯  
編輯:邱璐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斗鱼怎么没有捕鱼直播了